交易方式落伍 白牦牛肉“藏”在甘肃天祝县卖不动

天祝信息平台 1000+人已得到帮助

提示:天祝及周边便民信息发布请加微信cairen0123,目前发布信息有公益援助优惠,全城最低价,即将恢复原价。

眼下正是牛羊膘肥体壮出栏时节,然而,天祝县松山镇的牧民却愁眉不展。据牧民们讲,吃天然牧草、喝矿泉水长大,被誉为“祁连白牡丹”、“高原明珠”的白牦牛却被贱卖,每头出栏的白牦牛仅卖3000元左右,严重挫伤了牧民的积极性。他们向本报求助,希望白牦牛能上兰州市民的餐桌。

牧民背着牛肉来推销

11月16日,本报编辑部来了几位特殊的“客人”,他们是天祝藏族自治县的牧民。见到记者就说:“请关注一下我们藏区的牦牛吧!”一名叫扎西的牧民说,他是受全村牧民的委托特意来本报求助的。来兰州已经好多天了,他们是来推销牦牛肉的,但是兰州人不了解白牦牛肉,因此推销频频遭到拒绝。几天下来牛肉也坏了,最终带来的上百斤牛肉只能白白扔掉。就在他绝望之际,有人建议他们求助媒体,于是“我们就这样冒昧地找你们碰碰运气了”。

“白牦牛不可圏养,吃的全是自然草原上的牧草。”扎西说,近年来,随着白牦牛的名气越来越大,他家以前只有10多头白牦牛,现在已经发展到了160多头,牛群扩大,饲养难度也加大了,每头牛每天至少吃掉10公斤牧草,而一群白牦牛就得吃掉1600公斤草。另外,白牦牛生活在海拔2800米以上的高寒地区,不能圏养。因白牦牛只吃牧草,不吃饲料,所以,为了给牛群寻找良好的牧草,他不得不过着游牧生活。

“草原承包费一年至少3万元。”扎西说,牛群数量扩大后,他将牛群进行“分隔”养殖。但是近年来,天祝连年干旱,冬季牧场没有多少牧草可供自己的牛吃,只能从附近的农村购买燕麦草喂牛,保证母牛产仔。

“吃的是冬虫夏草,喝的是矿泉水。”说起自己牧养的白牦牛,扎西自豪地说,真正的绿色食品在大山深处,跟那些育肥的黄牛来说,牦牛肉才是绿色的、健康的,希望自己的白牦牛肉销往大都市。

多种原因导致牛肉难卖

11月19日,记者驱车来到天祝县松山镇黑马圈河村。几经周折,记者才找到了扎西家。他的家人说,扎西从兰州回来后,就直奔牧场放牛去了。在一个叫毛毛山的山脚下,远远看到有一群雪白的牦牛在山头出现。牛群中的扎西看到记者不断挥手。不一会,牛群从山顶奔涌而下。

“你们终于来了!”扎西见到记者后,热情地抓住了记者的手。扎西说,他已经3天没回家了,晚上就住在别人家的羊圈,饿了就吃点自带的干粮,渴了就喝点山里的泉水。

“这样的日子不会太长了!”扎西说这句话的时候,脸上充满了惆怅。扎西说:“你看,现在草场退化十分严重。”说着,他指着不远处裸露的山坡:“这么多的牛怎么放啊?”说罢,他又指着几头膘肥体壮的牦牛说,这些牛都已经四五岁了,是亟待出栏的牦牛,可是,很长时间看不到一个牛贩子来买牛。

随后,记者跟着扎西,赶着牛群来到黑马圈河村。许多牧民得知记者到来,纷纷前来诉说。据黑马圈河牧民华秀说,白牦牛卖不出去,最大的原因还是信息闭塞。几年来,他们售卖白牦牛肉还是最古老的交易方式。牛贩子到草原上来后,根据牛的体格和膘肥来决定牛的价格,而牧民由于长期呆在山区,不了解市场行情,加上没有网络,无法与外界及时联系,也不知道市场的最新形势,只能由牛贩子来宰割。再者,白牦牛肉上市季节性很强,每年9月至11月是出售牦牛的最佳时期,到12月月底,草原上的牧草变黄,牦牛会逐渐消瘦,这样就卖不上好价钱了。

据了解,目前天祝县白牦牛仍保持着终年放牧的饲养特点,饲养管理极其粗放,基本属于靠天养畜。由于天祝白牦牛野性较大,驯化和调教较为困难,保种也有一定的难度。另外,由于持续干旱和超载放牧,天祝县草原植被严重退化,无疑白牦牛在3至5年后将会大量锐减。

天祝便民信息加微cairen0123
拼多多大额优惠券
苏宁大额优惠券苏宁家电
天猫淘宝优惠券折扣券
来抖音关注我们
微帮便民信息总站weibang7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