生态环境部整治清理保护区旧账新题,约谈正厅官员11名

天祝信息平台 1000+人已得到帮助

提示:天祝及周边便民信息发布请加微信cairen0123,目前发布信息有公益援助优惠,全城最低价,即将恢复原价。

位于西藏阿里地区的冈仁波齐,海拔6656米。2004年,冈仁波齐国家级森林公园成立。

不久前,安徽、重庆、云南等3省所辖的8市(州、区)政府和林业部门的主要负责人被生态环境部约谈,因为他们辖区内的7个自然保护区存在严重的违规开发建设问题,甚至在被环保督察“点名”后,仍然违规审批、虚报情况、敷衍整改。

因自然保护区的生态保护问题,一次性约谈11名正厅级官员,过去并不多见。生态环境部此举也被认为是发力自然保护区管理。

这场“超高规格”的约谈缘起于一场代号为“绿盾”的行动。今年3月以来,生态环境部等7部门共同开展“绿盾2018”自然保护区监督检查专项行动,对全国31个省(区、市)的469个国家级自然保护区和847个省级自然保护区进行体检,集中巡查、清理各级保护区内的旧账新题。

保护区中看界立碑不明确、人员自由进出、垃圾随意堆放、旅游生产设施“叫停不停”的仍然存在,有些地方甚至以“扶贫攻坚”“改善民生”的名义,为保护区内违法违规问题撑起“保护伞”。保护区边界划定随意,管理方式粗旷,核心区内存在大量原始居民更成为保护区的通病。

部分地方官员进入约谈会场后,甚至还在询问:“为什么会被约谈,辖区内的保护区到底出了什么问题?”

“我国自然保护区确实存在很多历史遗留问题,这些问题产生与在座的各位无关,但是现阶段,解决这些问题实实在在是各位的责任和义务。”国家环境保护督察办公室副主任刘长根的这段话是此次约谈会结束语,也吹响了保护区内违法违规问题整治的冲锋号。

自然保护区的核心区需“闭门谢客”

西藏日喀则市定日县,位于喜马拉雅山脉中段北麓珠峰脚下,是去珠峰的必经之路。每年4月到10月,在海拔5200米的珠峰登山大本营都会形成一个季节性的商业中心,来自珠峰脚下的农牧民在这里搭起帐篷,为来自世界各地的游客和登山者提供住宿、热水、餐食等服务。

一间帐篷旅馆的老板告诉中国青年报·中青在线记者说:“住宿价格每人每晚30元至50元,是农牧民每年一笔不小的收入。”

事实上,这样的收入并不合法。巡查发现,这些帐篷旅馆的搭建地位于珠穆朗玛峰国家级自然保护区的核心区,根据《中华人民共和国自然保护区条例》,自然保护区内禁止进行砍伐、放牧、狩猎、捕捞、采药、开垦、烧荒、开矿、挖沙等活动;保护区的核心区、缓冲区禁止开展旅游和生产经营活动。

“在保护区的核心区内开设旅馆属于违法行为,珠峰保护区应加快完善保护区管理机制,推进保护区规范化管理。”在日前召开的“绿盾2018”巡查座谈会上,巡查人员对西藏自然保护区管理提出要求,随后生态环境部官方微信也对该问题进行通报。

一直以来,经济发展和环境保护从未停止过博弈,但在最新一轮的较量之中,后者越来越占据上风。

今年4月,青海省果洛藏族自治州久治县的支柱产业年保玉则国家公园关门谢客了,总投资1216万元的景区木栈道和帐篷营地被全部拆除。

年保玉则位于三江源国家级自然保护区的核心地带,是青藏高原重要水源地和绿色安全屏障,被誉为“天神后花园”。在年保玉则的山麓中,生长着千百年的云杉、松柏,山坡上有虫草、贝母、大黄等名贵药材。山脚下,野牦牛、藏羚羊、岩羊、白唇鹿、黑熊等珍贵动物成群出没, 湖内有多种高原上特有的鱼类。

年保玉则命运的转折开始于2000年。随着三江源国家级自然保护区的成立,年保玉则先后被评为国家地质公园、国家级4A风景区、国家水利风景区……声名鹊起之后,游客蜂拥而至。

2008年后,年保玉则景区人数开始增多,到了2013年、2014年游客更是急剧增加。根据久治县政府工作报告,2017年年保玉则景区共接待游客15.7万人次,旅游综合收入达1.14亿元,贡献了该县1/4的GDP。

但人类活动的日益频繁,难免也对生态环境带来扰动。由于游人素质参差不齐,乱扔垃圾,违规穿越,践踏草场的不文明行为,让年保玉则垃圾成堆,加速了雪山的退化。

2016年7月,久治县拆除了位于保护区内违规建设的拉则、煨桑台并整治受损草场。如今,随着年保玉则国家级地质公园停止对外开放,年保玉则国家地质公园博物馆和游客接待中心也一并关停。

年保玉则的关停仅是一个缩影。今年四五月,青海陆续发布通告,位于可可西里、黄河源头等涉及三江源、祁连山和青海湖等生态敏感的自然保护区的相关景区要禁止接待游客。

巡查时,甘肃祁连山国家级自然保护区内,天祝煤业仍在开采运输。

巡查了解到祁连山华龙大滩煤矿正停产进行生态治理。

保护区内小水电隐患重重

“绿盾”巡查组离开甘肃小陇山国家级自然保护区的第三天一大早,就接到了陇南市两当县副县长汪小波的电话:“引起河道断流的云屏水电站拦水坝已经完全拆除了,下游恢复了正常水流。”

始建于1976年的两当县云屏水电站最初由村集体出资建造,装机容量仅400千瓦,目的是为当地居民提供照明用电。2006年小陇山国家级自然保护区成立,云屏水电站被整体划入了保护区的实验区。巡查人员发现,随着农村电网改造工程的推进,目前云屏水电站已经不再是保护附近居民用电的必要存在,但是这个小水电一直保持着运行。

“引水式水电站非常容易导致下游河道的断流。”巡查组的专家告诉中国青年报·中青在线记者,由于没有未执行生态流量保障措施,云屏水电站坝后近3公里河道干涸断流,严重影响了河道水生生物的栖息,同时也影响植被,造成生态系统的碎片化。

巡查时,巡查人员发现,甘肃省祁连山国家级自然保护区缓冲区内,神树水电站未完成生态治理任务。

根据《中华人民共和国自然保护区条例》第三章第二十八条,禁止在保护区的缓冲区开展旅游和生产经营活动;第三章第三十二条,在自然保护区的核心区和缓冲区内,不得建设任何生产设施。原环境保护部、国家发改委等10部委于2015年联合下发的《关于进一步加强涉及自然保护区开发建设活动监督管理的通知》明确,对在核心区缓冲区违法开展的水(风)电开发,要立即予以关停或关闭。
天祝便民信息加微cairen0123
拼多多大额优惠券
苏宁大额优惠券苏宁家电
天猫淘宝优惠券折扣券
来抖音关注我们
微帮便民信息总站weibang7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