抖音与B站的战争 蓄势待发

天祝信息平台 1000+人已得到帮助

提示:天祝及周边便民信息发布请加微信cairen0123,目前发布信息有公益援助优惠,全城最低价,即将恢复原价。

  B站无疑是今年新年之夜的最大赢家。今年观看B站晚会直播的观众超过8000万人,其弹幕数量超过170万,在之后的6天里,B站晚会视频回放量超过6700万次,豆瓣的评分至今维持在9.1的高水平。其影响力甚至跨越“次元壁”,扩大至不少圈外人群中。在B站跨年晚会结束之后,其市值大涨12.51%,有行业人士戏称,一场晚会居然可以赚50亿元。

  深入观察会发现B站晚会的爆火,其实跟大数据有关。据了解,今年B站跨年晚会的节目是基于B站平台上的数据进行策划的,通过分析平台上的数据,B站可以很轻松的了解到年轻的观众喜欢看的内容。与传统电视节目相比,有大数据做支撑的B站,避免了“电视编导”的主观偏好以及对市场的认知偏差,从而制作出的内容更加符合观众“口味”。其实B站晚会节目的爆火并不是成功的先例,抖音之前就已经联合浙江卫视,成功举办了两届抖音美好奇妙夜,且数据并不比B站差,收视率和直播数据上都创新高。

  据第三方收视率监测机构CSM59城数据显示,2019年10月19日第二届抖音美好奇妙夜在当晚8点档实时收视率排名NO.1,突破1.401%。其实,应用大数据策划晚会节目的逻辑,跟今日头条的利用大数据精准推送内容的逻辑是一样的。两者本质上都是通过数据积累,分析用户偏好,推送/制作相应内容。

  B站是国内最大的视频社区,其社区平台上的大部分内容都是用户制作上传的,内容质量差距很大,并且种类繁杂,这就要求内容类的社区平台,必须具有高效内容分发能力,把用户最喜欢的,质量最高的的内容精准的分发给用户,只有这样社区平台才能留住用户。B站被评为最懂年轻人的社区,其在大数据精准推送方面,自然做的不会太差。而爱奇艺、腾讯、优酷等大平台,向用户提供内容主要是电影、综艺等长视频,其实就是贩卖者的角色,主要向制作方购买视频版权在自己的平台上售卖给用户,没有涉及内容精准分发,也没有个体用户的精准画像,跟短视频平台有本质的区别。

  目前市场上,B站与字节跳动都是以大数据驱动的内容分发平台,其实从本质上来看,两家平台的基因和底层技术是相同的。B站这次晚会爆火,可以预测到的是,在未来拥有大数据的短视频平台,将会成为卫视和视频平台们争抢的合作伙伴,数据对于内容服务公司或内容平台的价值也会日益增加。

  未来B站与字节跳动将会在晚会节目策划以及数据分析服务方面,将会展开激烈竞争。

  用户争夺战

  谁更加了解用户,谁就能得到更多用户,今日头条也是因此成长起来的。

  从底层技术来讲,B站和抖音都以大数据为基础,做内容个性化推荐的平台。虽然字节跳动在推荐算法方面比B站更有优势,但并不意味着字节跳动就比B站更懂年轻用户。多年以来B站一直关注年轻人这细分群体,在B站内部,年轻人被进一步划分,所采集到的数据远远比字节跳动的数据颗粒度更细,B站对年轻人的理解和分析也自然要比字节跳动要更加深入。从去年开始,B站把用户增长作为主要目标,据报道,陈睿在B站内部设定目标,到2021年月活用户2.2亿。而目前B站用户数为1.23亿。B站要实现用户增长1亿,主要与抖音形成竞争。在目前的短视频平台中,抖音主打潮流,其用户多数为一二线的年轻人;而快手的用户主要为四五线城市的“老铁”。

  B站之前是一个二次元文化社区,平台内容和调性,深受一二线年轻人所喜欢。B站的用户群体跟抖音的用户群体非常相似。从这一点来讲,b站的用户扩张,势必会触及到抖音的用户群体,二者形成竞争关系。今年B站爆火的跨年晚会,是B站用户拉新的方式之一,其效果已经得到验证,预测未来B站会举办更多类似的活动,帮助用户拉新实现快速增长。

  游戏争夺战

  坐拥1.28亿年轻用户,同时有具有二次元文化的B站,是娱乐小游戏宣发的重要场景。长期以来,B站的收入主要来源都是游戏代理运营,今年《FGO》一款游戏,贡献B站的近半数营业收入,之前《碧蓝航线》、《双生视界》也均是B站收入来源的“顶梁柱”。独家代理的小游戏比联合代理更加赚钱,B站一直想争取独家代理的权利,但很多头部产品的优势太大,B站最终只能拿到联运营的资格,比如《明日方舟》。

  占据渠道宣发优势的B站,并不甘心只做游戏代理。早在2017年,B站就已经踏上了自研游戏的道路,当年B站推出了首款自制游戏《神代梦华谭》,向市场证明了自己游戏研发的能力。到2019年B站又推出了《斩妖行》、《妄想破绽》、《重明鸟》、《一起开火车!》和《Dead Cells》等5款自研游戏。除此之外,B站还投资了超过33家游戏公司。一系列动作都在向市场释放一个信号,B站正在朝着自研游戏的方向挺进。在游戏发行方面,B站拥有高粘度的年轻用户和大把的视频流量,足以把“60分的产品”发挥出“80分的效果”;在游戏制作方面,B站拥有顶级IP资源,加入用户熟知的IP,能够快速获取用户。两方面优势相互结合,可以预测,未来B站在游戏方面潜力巨大。

  在市场上,另一家以短视频为主的企业,也正在游戏领域蠢蠢欲动。字节跳动拥有巨大的流量,旗下的娱乐平台聚集着大量年轻人,其中有休闲游戏需求的用户占比较高,相对适合游戏发行和铺量。获悉,2019年字节跳动的游戏广告收入已经超过了1.5亿元/天,较上一年有超过两倍的增幅。按此计算,字节跳动全年游戏广告收入将接近550亿元,体量接近腾讯2018年的网络广告收入(581亿元)。

  虽然这组数据最终被字节跳动否认了,但是字节跳动的很大一部分收入来源是游戏代理以及广告这个观点,已经成为不争的事实。据《晚点LatePost》报道,抖音的收入有50%左右是来源于游戏广告。同样,字节跳动,也并不甘心只做一个流量贩子。

  从2018年起,字节跳动开始进入游戏领域。之后一年多的时间,字节跳动在小游戏和休闲游戏上一路高歌猛进。据了解,目前字节跳动在北京、上海、深圳、杭州深圳等多地组建团队,正在进行重度游戏的开发。但一位头部游戏公司人士说,“对于没有任何积累与大IP的字节跳动,想在这片被腾讯、网易和完美世界长期把持的品类上硬碰硬,困难重重。”不看好字节跳动重度游戏的一个原因在于,重度游戏有着极高的研发门槛,无论是腾讯代理的《龙族幻想》,还是网易的《楚留香》都是上亿的技术投入。另外一个原因是,宣发渠道被腾讯牢牢掌控,现在没有一家公司可以突然说,要做一款MOBA游戏与《王者荣耀》对抗,不太可能。

天祝便民信息加微cairen0123
拼多多大额优惠券
苏宁大额优惠券苏宁家电
天猫淘宝优惠券折扣券
来抖音关注我们
微帮便民信息总站weibang78